返回联盟首页 | 共产党员网

分站:
党史纵览

鄂西第一位中共党员聂维祯

来源:洛阳党建网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9日



鄂西第一位中共党员聂维祯


  1952年以前,巫山县铜鼓镇(今属重庆)隶属于湖北省建始县管辖,时称铜鼓堡。铜鼓堡诞生了鄂西第一位共产党员――聂维祯。

  聂维祯,名季,号冬青,1900年出生于铜鼓堡名门望族。五四运动爆发后,他积极参加革命群众运动,接受革命思想熏陶,逐步成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先进分子,并为之奉献出年轻的生命。



  聂维祯生前拍下的照片

  投身革命斗争

  1919年春,19岁的聂维祯就读于湖北省立第一中学。五四运动爆发期间,他积极投身于武昌中华大学附中部主任恽代英领导的武汉学生爱国运动,经受革命洗礼。1923年春,聂维祯考入北京朝阳大学攻读法律专业,在教师李大钊的影响下,思想更加激进。1924年,由李大钊介绍,聂维祯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聂维祯接受董必武、陈潭秋的派遣,回乡开展农民运动,于1928年2月创建了中共建始县委并担任县委书记。他将县委机关设在铜鼓堡上街的自己家中,在这里领导建始县的革命斗争。

  当时中国正处于军阀混战时期,各类名目的股匪众多,烧杀抢掠、绑票勒索,司空见惯。处于执政地位的国民党,也在全国各地疯狂地搜捕、屠杀共产党人。刚成立的中共建始县委,根据中央“八七”会议实行武装斗争的精神,将很大精力放在发展党领导武装力量的工作上。

  是年3月,在军阀混战中被打败的吴佩俘的部下闫礼威,自称鄂边司令,带领一帮溃兵占领了巫山。这帮溃兵摇身一变成为股匪,四处抢掠。

  3月下旬,闫礼威属下万驼背、钟麻子两股匪徒数百人洗劫了庙宇槽场镇和部分村舍,绑票庙宇槽最大富豪黄合顺,勒索巨额钱财。紧接着他们又到铜鼓堡劫掠。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铜鼓堡团防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毙伤股匪数十人。但是,数百兵匪仗着人多枪多弹多,最后还是攻入了铜鼓堡。他们不仅洗劫了每家每户,还以桐油、煤油倾泼街道所有木板门面,引火焚烧,场镇全被焚毁。居民因早已躲避,未造成伤亡,但却无家可归。聂维祯和铜鼓堡的居民一样,财物被抢光,房屋被烧毁,“衣食”两字几乎不能维持。

  为解燃眉之急,中共建始县委带领铜鼓堡难民和乡村饥民,开展抵抗国民党苛捐杂税,到土豪家借粮“吃大户”等活动度春荒,并开展互助自救活动。不过共产党人在铜鼓堡的活动很快被国民党反动派掌握。

  7月,时任国民党21军3师师长王陵基电令巫山知事署,到铜鼓堡逮捕聂维祯和聂维尧等共产党员。巫山代理知事张春霖便请闫礼威的手下、占据巫山城的股匪头目幸春廷派兵去铜鼓堡执行抓捕。

  7月26日,幸春廷派手下刘义之带领匪兵到达铜鼓堡,聂维祯、聂维尧等共产党员接到内线密报后,迅速转移躲避,匪兵扑了空。刘义之一伙随后再次洗劫铜鼓堡及周围村落,并掳走聂维祯的妻子王梅馨和5岁幼子聂懋康,留言需3000大洋方可赎回。

  在刘义之洗劫铜鼓堡时,被中共建始县委争取到的以熊茂林为首的官渡雷坪双道会和以李茂林、冉子炳为首的庙宇槽大道会两股帮会武装约500人,在共产党人的带领下前往救援。他们一路追杀刘义之的匪兵队伍,追上刘义之乘坐的轿子,一刀劈去了轿顶,吓得刘义之仓皇逃窜。他们一鼓作气,杀进巫山县城,城内的股匪幸春廷等人猝不及防,得知帮会来势凶猛,吓得魂飞魄散,逃出城去。匪徒们一边裹挟人质逃跑,一边使人送信索要赎金。

  3月匪兵火烧铜鼓堡时,已使聂维祯一无所有,哪里还有钱去赎妻儿。此时建始县委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武装斗争,作为主要领导人,聂维祯也无法抽身前去营救。万般无奈,他只好求助巫山的朋友李伯康,请其设法救援。李伯康鼎力相助,最终只赎回了其妻王梅馨,其子聂懋康仍被刘义之挟持逃窜。

  1929年,刘义之带着聂懋康逃到丰都县。为了证明聂懋康还活着,他给聂懋康拍了一张照片,寄到铜鼓堡,索要巨额赎费。聂维祯拿不出钱赎儿子,也没功夫与刘义之周旋。刘义之见聂家不予理睬,带着一个小孩倒成累赘,于是将聂懋康抛弃。年仅6岁的聂懋康被迫流落街头,在丰都靠乞讨为生。

  1931年3月,聂维祯领导建始县武装暴动后,被国民党反动派通缉,撤离铜鼓堡,后下落不明。

  儿子回乡寻父

  1931年的一天,聂懋康讨饭到一院子内,这里驻着川军陈兰亭的部下刘沛余。时任连长的刘沛余见聂懋康无依无靠,十分可怜,于是收养了聂懋康,将其作为义子,取名刘祝嘏,还送他进了学堂。从此,聂懋康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逐渐懂事的聂懋康十分怀念亲生父母,依稀记得自己的家乡叫铜鼓堡。1941年,18岁的聂懋康在全国粮食管理局重庆分部工作,曾到巴中、岳池、宜宾等县粮食储运处任助理会计、助理员、预算员等职。他一边工作,一边打听铜鼓堡的具体地址。终于有一天,他听人说湖北省建始县有一个乡叫铜鼓堡,若要去的话,在巫山下船后,经南陵观过猪贩子坟,再走10里就到了。

  1944年3月,聂懋康经义父同意回到铜鼓堡寻亲。他见到了母亲王梅馨、祖父聂守本、叔祖父聂守经、大伯聂维周、二伯聂维岳、三伯聂维祺以及参加过南昌起义的堂兄聂懋赏等许多亲属。大家给他讲述父亲聂维祯和堂叔聂维尧在建始县创建共产党组织,开展党的活动,以及搞暴动,杀反动县长李剑安的故事。母亲拿出珍藏的父亲书信给他看。1931年5月,聂维祯奉党组织的命令,转移到武汉后,接受了新的任务,临行前给妻子写的信中说:

  ……夫此次外出,归家之期当非数年……还有孟康,长大定可归来,可勿系念。……念及吾妻同子女均无衣可穿,兹向友处借得少许银洋,为你们买下各物共十三项,布匹、被里、袜子、枕头、牙膏、梳子、笔墨等物,当送人的送人家,当留用的留用,要过细弄清楚,不要丝毫错误了,是为至要。……

  孟康是聂懋康的乳名。聂懋康依稀记得父亲,父亲的革命活动和经历,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从3月19日回到故乡,到4月4日告别亲人,聂懋康在铜鼓堡度过了难以忘怀的假期。临别时,母亲送给他一个本子,在扉页上题字:

  得人点水之恩,须当涌泉而报,倘能如是,吾愿足矣!妈妈亲笔,1944年4月4日。

  三伯聂维祺是鄂西有名的国画师,给聂懋康画了一幅梅花,并在画上题有“孟康幼年天资聪慧,记忆力强,几岁时能认千余字”和希望他如梅花能经严寒斗霜雪的文字。叔祖父聂守经和祖父聂守本,是清末文、武秀才,也都有题字勉励。大伯聂维周是湖北有名的书法家,为他写了一首赠别诗:

  乱世历代有,聚散固无常。

  幼年遭匪劫,流浪到蜀乡。

  瞬经十六载,踪迹殊渺茫。

  幸遇恩父刘,教养有义方。

  铸成三楚材,报国尽所长。

  探亲来千里,骨肉共一堂。

  欢燕未几日,离歌复高唱。

  前程须努力,熏业尤期望。

  诚能继父志,冀为门第光。

  临行无他赠,励语勖数行。

  懋康吾侄纪念

  大伯鹭庭于民国三十三年三月二十九日

  多年后,题别的其他物件都已经不复存在,惟有大伯的这首诗,聂懋康珍藏至今。“诚能继父志,冀为门第光”,这是他的终身座右铭。从诗里这两句,也足以看出,聂维祯的革命行动带动了整个聂氏家族,大伯聂维周也希望他能继承父亲聂维祯的事业,这个事业就是共产党的事业。

  下落终被查清

  回到重庆后,聂懋康根据亲人提供的线索,向流居于重庆的建始县人、巫山人多方打探父亲聂维祯的消息,可是查无结果。

  1946年5月,他在重庆《新华日报》上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企望能寻得父亲的下落。启事这样写道:

  我父聂公名季号冬青,湖北建始县铜鼓乡人。男孟康自幼遭匪劫后,与父离异而流浪到蜀乡,迄今已十有七载。刻下男已成人,并娶有妻室,每于思念之余,殷念尤深,曾于民国三十三年三月中旬探询到铜,悉守本爷爷精神、健康如昔,梅馨妈妈及鹭庭(即聂维周)、秋心(即聂维祺)伯伯、孟德(弟弟聂茂莹)、玉楣(妹妹聂茂玺)等均吉。如吾父未忘前情,尚存念家之心,望见报即赐予通讯地址,则偿心愿。如仁人君子知其下落者,乞为转达或赐闻重庆江北邮政局肖俊明先生转刘祝嘏,转知聂孟康,则不胜铭感也。聂孟康谨启。1946年5月19日于重庆。

  重庆解放后,聂懋康一直没有停止寻找父亲的下落,各级党组织也先后寻找过聂维祯的踪迹。经湖北省委有关部门调查落实,聂维祯和聂维尧于1931年3月,组织武装力量,发起暴动,袭击建始县城,杀死县长,占领县城月余。5月,驻利川县国民党军队大肆残酷镇压共产党,聂维祯、聂维尧、黄兴武等人被迫撤离,转移武汉。聂维祯等人与党组织取得联系后,于8月13日从武汉乘船去上海,计划转山东威海卫执行新任务,不幸在上海遇难。湖北省有关部门颁发有烈士证。

  作为烈士后代的聂懋康,虽已年逾90,但每次谈到父亲,总有着孩童般的景仰和自豪。他说:“作为后人,我无时无刻不在缅怀他老人家。”(聂兴昌 谌泓 中共巫山县委党史研究室)